台新金控

特定議題
特定議題

2017年5月17日高院彰銀訴訟案二審判決新聞稿說明

  • 新聞稿

彰銀訴訟案高等法院於 106/5/17 進行宣判並發出新聞稿,謹將新聞稿重點表列如下及新聞稿全文如後:

一、針對高院新聞稿之重點摘錄及律師見解:

新聞稿內容重點摘錄

說明

本院判決主文(P.1):
確認兩造間關於「財政部持有彰銀之股份未出售前、且台新金控仍為彰銀最大股東者,財政部應支持台新金控
指派之代表人當選彰銀全體董事席次過半數之普通董事席次」之契約關係存在。

律師見解為高等法院認定台新金控與財政部確存在契約關係,在106年6月16日彰銀股東會改選董事時,財政部應支持台新當選9席董事中的5席普通董事。

判決理由(P.4)
雙方成立以94年7月5日新聞稿、94年7月21日函為內容之契約關係。理由如下:
(1) 財政部…乃本於彰銀最大股東身分,以94年7月5日新聞稿,向潛在投資人發出聲明:…可以認為發出類如民法懸賞廣告的要約意思表示,自應以私法的思維評價,非係單純的公法政策說明。
(2) 94年7月21日函,是94年7月5日新聞稿的延續及補充,總合意旨相同,共同構成對潛在投資人的要約意思表示

財政部94年7月5日發出的新聞稿,及94年7月21日發出的函文,已經共同形成契約的要約要件,高院認為,台新金控與財政部間確實存在合約關係。

系爭契約為有效。理由如下(P.6~P7)
(1) 上開新聞稿及函文…全部由財政部設計架構,尚非台新金控以威脅、利誘等不當手段強迫財政部締結,…何況查無違反公序良俗的情事,甚至彰銀在台新金控主導經營權後,財務結構已大幅改善,創造彰銀、股東及員工三贏局面,財政部身為彰銀第二大股東亦蒙其利。基於股東自治原則及契約自由原則,應認系爭契約為有效。乃財政部在系爭契約成立並履行9年後,才抗辯系爭契約是無效表決權拘束契約云云,實在違反誠信原則,並造成政府失信於民的惡例,自不可取。
(2) 系爭允諾雖具繼續性,業據林全及吳榮義陳述明確,惟亦附有解除條件,為雙方所同認。

台新金控與財政部間的合約關係都是財政部設計架構,並不是台新金控用不當的手段取得,且台新金控在主導彰銀經營權後,彰銀的財務結構已經大幅改善,創造彰銀、股東及員工三贏局面,財政部也受其利。
財政部在與台新金控間的合約成立並履行9年後,才抗辯合約是無效的,明顯違反誠信原則,也造成政府失信於民的惡例,非常不可取。
林全和吳榮義在監察院調查報告中的陳述明確指出,台新金控與財政部間的合約關係是持續有效的,但也有附帶解除合約的條件。

對甲部分(財政部應移轉彰銀經營權予台新金控,由台新金控主導彰銀經營管理)上訴為無理由,應予駁回。主要論證如下(P.9) :
於彰銀改選第21屆董監時(註:即94年),已配合辦理支持台新金控取得彰銀董監過半數席次之事項,使台新金控取得彰銀之經營權,彰銀之經營管理權已移由台新金控主導,應認財政部上開給付義務業經履行完畢。…且台新金控並為訴請確認該允諾之契約關係存在,經本院判准如上,已達滿足台新金控之訴求目的。

台新金控主張財政部應該將彰銀經營權移轉由台新金控主導,高等法院並沒有同意,主要是高等法院認為94年財政部支持台新金控取得彰銀經營權,財政部的契約義務已經履行完成。
但高等法院也認為,已經判定台新金控與財政部間的合約關係是持續有效的,這樣的判決也是可以達到台新金控主張財政部應將移轉彰銀經營權的效果。

關於訴訟費用之判決(P.1)
第一審關於命財政部負擔訴訟費用部分(1/8),及第二審訴訟費用關於財政部上訴部分,均由台新金控負擔;第一審關於命台新金控負擔訴訟費用部分(7/8) ,及第二審訴訟費用關於台新金控上訴部分(除撤回部分外),均由財政部負擔二分之一,餘由台新金控負擔。

高院認定台新金控應大幅減少訴訟費用的負擔,原來在第一審負擔7/8的訴訟費用,該部份費用的1/2改由財政部負擔。

財政部對訴外判決部分上訴(P.3)
台新金控之起訴聲明是「財政部應支持」(積極的作為)台新金控指派之代表人當選彰銀全體董事席次過半數之普董席次,但第一審卻判決「財政部不得妨礙」(消極的不作為),並非台新金控所提確認之訴的聲明及訴訟標的法律關係,是訴外判決。財政部上訴主張上開部分為訴外判決,為有理由,本院乃將第一審判決此部分廢棄。

財政部對於台北地院一審判決內容“政部不得妨礙台新指派之代表人當選彰銀過半董事席”提出上訴,認為此部份不在台新原請求的範圍,高院認為有理,故直接廢棄台北地院此部份的判決。

二、臺灣高等法院彰銀訴訟案二審判決新聞稿
本院有關台新金融控股公司及財政部不服臺灣臺北地方法院 103 年度金字第 104 號確認契約關係存在上訴事件,於今(17 日)宣判並公告裁判主文。茲簡要說明判決重點如下:

臺、主文
一、原判決關於確認兩造間契約關係存在部分,及駁回台新金控後開第二項之訴部分,並訴訟費用之裁判(除撤回部分外)均廢棄。
二、確認兩造間關於「財政部持有彰銀之股份未出售前、且台新金控仍為彰銀最大股東者,財政部應支持台新金控指派之代表人當選彰銀全體董事席次過半數之普通董事席次」之契約關係存在。
三、台新金控其餘上訴駁回。
四、第一審關於命財政部負擔訴訟費用部分,及第二審訴訟費用關於財政部上訴部分,均由台新金控負擔;第一審關於命台新金控負擔訴訟費用部分,及第二審訴訟費用關於台新金控上訴部分(除撤回部分外),均由財政部負擔二分之一,餘由台新金控負擔。

貳、 事實爭點
一、台新金控主張
彰銀在 94 年 6 月間,以私募公開競標方式,辦理現金增資(下稱系爭增資案),發行 14 億特別股(下稱系爭特別股)。財政部當時是彰銀最大股東,為吸引潛在策略投資人參與投標,完成該增資案,以達成政府二次金改的公股整併政策,乃以 94 年 7 月 5 日新聞稿(下稱 94 年 7 月 5 日新聞稿),表示財政部同意支持所引進的金融機構取得彰銀經營權,使該金融機構確實得以主導彰銀經營管理;又以 94 年 7 月 21 日台財庫字第 09403513700 號函(下稱94 年 7 月 21 日函)向相關投資人表示財政部同意於增資完成後,經營管理權移由得標投資人主導,並同意在彰銀董監事改選時,支持得標投資人取得過半數董監席次。台新金控以總價新台幣(下同)365 億 6,800 萬元(溢價 114 億元)標得彰銀系爭特別股。台新金控認為:財政部 94 年 7 月 5 日新聞稿及 94 年 7 月 21 日函,係對台新金控的要約,台新金控的溢價標購是對財政部的承諾,因此台新金控與財政部成立契約關係。財政部在彰銀 94 年、97 年、100 年股東會改選董監事時依約履行,使台新金控取得彰銀董監過半數席次。詎至 103 年彰銀改選第 24屆董事前,財政部竟違約拒絕與台新金控協議分配董事席次,並動員泛公股事業加碼買進彰銀股份及徵求股東委託書,配票投給財政部指派的代表及推薦的獨董候選人,造成台新金控在該次選舉,9席董事(6 席普董、3 席獨董)只當選 2 席普董及 1 席獨董,財政部則當選 4 席普董、2 席獨董,致台新金控喪失彰銀經營權,蒙受嚴重損害。台新金控因此起訴請求確認台新金控與財政部間關於「財政部應移轉彰銀經營權予台新金控,使台新金控主導彰銀經營管理」(下稱甲部分)及「在財政部對彰銀持股未出售前、且台新金控仍為彰銀最大股東期間,財政部應支持台新金控指派之代表人當選彰銀全體董事席次過半數之普董席次」(下稱乙部分)的契約關係存

二、財政部答辯
財政部 94 年 7 月 5 日新聞稿,是基於公股管理機關所做的政策說明,94 年 7 月 21 日函,則是回覆彰銀表明財政部同意配合辦理事項,財政部未委任勤業國際財務顧問公司(下稱勤業公司)將 94年 7 月 21 日函轉交潛在投資人,財政部未對投資人為要約或承諾。
台新金控的投標,是基於自身利益考量,對彰銀為意思表示,並非對財政部承諾。財政部 94 年 7 月 21 日函,只就 94 年彰銀董監改選表明席次分配,並沒有允諾支持得標投資人取得董監過半席次。
況台新金控得標後,財政部在彰銀改選第 21 屆董監時,已經依 94年 7 月 21 日函的內容履行完畢;至公股釋出政策,因遭立法院否定,財政部無從辦理。又立法院於 92 年決議,公股股權不得支持非公股代表,所以財政部也不能支持台新金控的代表。後來財政部為求股東和諧團結,才和台新金控就彰銀第 22 屆、第 23 屆董監席次進行配票協議。縱認雙方有契約關係存在,該契約也是屬於「表決權拘束契約」而無效。即使財政部有義務將所持彰銀股權支持台新金控的代表,台新金控並無當選 5 席普董的餘地,台新金控的起訴,欠缺受確認判決的法律上利益。
三、第一審判決及當事人上訴
地方法院第一審判決確認兩造間以「財政部在台新金控仍屬彰銀最大股東之期間內,不得妨礙台新金控指派之代表人當選彰銀全體董事席次過半數之董事席次」為內容的契約關係存在,並駁回台新金控其餘之訴。
台新金控針對駁回其訴部分(即甲、乙部分)上訴,財政部針對確認契約關係存在之訴外判決部分上訴。

參、 本院判決摘要
一、 財政部對訴外判決部分上訴,為有理由本院認為:台新金控之起訴聲明是「財政部應支持」(積極的作為)台新金控指派之代表人當選彰銀全體董事席次過半數之普董席次,但第一審卻判決「財政部不得妨礙」(消極的不作為),並非台新金控所提確認之訴的聲明及訴訟標的法律關係,是訴外判決。財政部上訴主張上開部分為訴外判決,為有理由,本院乃將第一審判決此部分廢棄。
另台新金控已於 106 年 1 月 16 日合法撤回其餘請求損害賠償等給付之訴的起訴,未繫屬本院部分,本院自不得審判,併此敘明。
二、台新金控對駁回其訴部分上訴:對乙部分上訴為有理由,對甲部分上訴為無理由
(一)對乙部分上訴為有理由,應廢棄原判決此部分,依修正後文字改 判確認兩造間關於修正乙部分的契約關係存在。主要論證有三:
1.雙方成立以 94 年 7 月 5 日新聞稿、94 年 7 月 21 日函為內容之契約關係。理由如下:
 ⑴財政部為活絡系爭增資案的競標氣氛,吸引優秀投資人積極 參與投標,使該增資案順利完成,挹注彰銀較多資金,以改 善財務結構,並配合政府二次金改公股整併政策,乃本於彰 銀最大股東身分,以 94 年 7 月 5 日新聞稿,向潛在投資人發出 聲明:「財政部同意支持所引進的金融機構取得彰銀經營權 ,使該金融機構確實得以主導彰銀管理經營」,顯然是對於 完成系爭增資案的最高價得標投資人,允諾給與一定對價條 件即支持取得彰銀之經營權,可以認為發出類如民法懸賞廣 告的要約意思表示,自應以私法的思維評價,非係單純的公 法政策說明。
 ⑵潛在投資人(尤其是淡馬錫公司)對 94 年 7 月 5 日新聞稿所謂 「取得彰銀經營權」有所懷疑,經彰銀委託辦理系爭增資案 的勤業公司彙整潛在投資人意見後,彰銀再以 94 年 7 月 20 日 彰財資字第 8277 號函(下稱 94 年 7 月 20 日函)將潛在投資人 請求財政部配合事項轉知財政部國庫署核示,依前財政部部長林全所述,所謂「取得彰銀經營權」,是指「取得彰銀董監過半數席次之派任權」,並經行政院金融政策協調會同意 後,財政部乃以 94 年 7 月 21 日函復彰銀,轉告所有投資人, 表示財政部同意於系爭增資案完成後,彰銀經營權移由得標 投資人主導,並列出配套措施及其後附條件支持仍為最大股 東之得標投資人主導彰銀管理經營權等事項。堪認 94 年 7 月 21 日函,是 94 年 7 月 5 日新聞稿的延續及補充,總合意旨相同 ,共同構成對潛在投資人的要約意思表示,僅潛在投資人對 系爭特別股出價最高者,才能一方面與標售人彰銀成立系爭 特別股的買賣契約,他方面也獲得財政部允諾的對價條件而 成立另一契約關係。
 ⑶又 94 年 7 月 5 日新聞稿的意思表示,是以對外發布方式到達潛 在投資人,94 年 7 月 21 日函的意思表示則是經財政部的傳達意思機關(使者)彰銀,透過代理人勤業公司傳達給包含台 新金控在內的相關投資人。而上開要約的型態,類如民法的懸賞廣告,核其性質,投資人無須另向財政部為承諾的通知 ,只須以最高價得標的舉動,就可認有承諾的事實存在(民法第 161 條第 1 項規定參照)。系爭特別股既由台新金控於 94 年 7 月 22 日以 365 億 6,800 萬元最高價得標(溢價 114 億元),依上說明,台新金控除與彰銀成立系爭特別股買賣契約外,他方面亦對財政部上開要約為承諾,而與財政部成立另一私法上的契約關係(下稱系爭契約),並經前財政部部長李述德於監察院調查時確認均屬私法契約行為甚明,不能將二契約混為一談。
 ⑷財政部因雙方已成立系爭契約,始會於 94 年彰銀改選第 21 屆董監時,支持台新金控取得全體董監過半數席次,並於彰銀改選第 22 屆、第 23 屆董監時,因應董事、監察人席次銳減及結構異於以往,且原約定未有獨董、普董、常務董事席次的區分,雙方於是另行簽訂 97 年協議書、100 年協議書共同配票以資補充,其結果仍是台新金控取得彰銀全體董監過半數席次。假如財政部只是為了股東和諧,就私下和台新金控為上開協議,又未按雙方持股比率分配董監席次,而直接使台新金控取得彰銀董監過半數席次,明顯獨厚台新金控,豈非涉嫌不法圖利台新金控?以掌管國家財庫最高機關的財政部而 言 , 斷 無 可 能 做 出 圖 利 他 人 的 違 法 行 為 。
 ⑸本院為解釋系爭契約,探求當事人的真意,特別審酌當時決策者林全、吳榮義(前行政院副院長兼金融政策協調會議主席) 在監察院等處的陳述內容,並參酌雙方在彰銀改選第 21 屆、第 22 屆、第 23 屆董監前後的行為、97 年協議書、100 年協議書等 相關文件,綜合判斷,確認雙方成立的系爭契約內容如下:
 ①財政部同意在系爭增資案完成後,彰銀之經營管理權移由 台新金控主導,並同意於彰銀改選第 21 屆董監前,就其公股董監席次中,先提供董事 2 席、監察人 1 席由台新金控推薦之人擔任,及於該次改選董監時,支持台新金控取得 8 席董事及 3 席監察人等事項,使台新金控取得彰銀之經營權,進而主導彰銀之經營管理。
 ②財政部之持股,除經立法院同意而出售台新金控外,原則上僅能在公開市場出售,且每次出售時任一購買人之取得數量不超過 1%,財政部亦將協調其他公股事業參考其做法出售持股。
 ③財政部對彰銀持股未出售前、且台新金控仍為彰銀最大股東者,財政部將不改變由台新金控主導彰銀經營權之政策,亦即允諾支持台新金控指派之代表人當選彰銀董監過半數席次(下稱附有解除條件之系爭允諾)。
 ④未來彰銀之經營,在合法且不損害全體股東權益前提下,財政部將支持台新金控於董事會中所贊成之決策或提案。
 2.系爭契約為有效。理由如下:
 ⑴台新金控在財政部發出 94 年 7 月 5 日新聞稿、94 年 7 月 21 日函前,不是彰銀股東,而上開新聞稿及函文共同構成系爭契約內容,全部由財政部設計架構,尚非台新金控以威脅、利誘等不當手段強迫財政部締結,且非約定股東表決權為一定方向行使,顯與表決權拘束契約有間;另系爭允諾附有解除條件,並非永續有效,且財政部就未來支持台新金控在彰銀董事會的決策或提案乙事,也設有前提要件的限制,何況查無違反公序良俗的情事,甚至彰銀在台新金控主導經營權後,財務結構已大幅改善,創造彰銀、股東及員工三贏局面,財政部身為彰銀第二大股東亦蒙其利。基於股東自治原則及契約自由原則,應認系爭契約為有效。乃財政部在系爭契約成立並履行 9 年後,才抗辯系爭契約是無效表決權拘束契約云云,實在違反誠信原則,並造成政府失信於民的惡例,自不可取。
 ⑵系爭允諾雖具繼續性,業據林全及吳榮義陳述明確,惟亦附有解除條件,為雙方所同認,於財政部已出售彰銀持股,或台新金控已非彰銀最大股東等條件成就時,依民法第 99 條第 2 項規定,該允諾即失其效力,難認係永續有效。又該允諾既無約定期限的附款,自不得反捨契約文字而更為曲解,遽認該允諾應與系爭特別股同受 3 年期限的拘束,或存續期限為 5 年、10 年云云,更不能以其未約定期限,即逕謂有悖公序良俗而無效云云。
 3.修正後乙部分之契約關係存在。理由如下:
 ⑴系爭允諾所附之解除條件迄未成就,財政部自負有繼續履行該允諾的義務:
 ①立法院於 96 年已決議「在立法院未作成新的決議前,相關彰化銀行之釋股作業不得繼續進行」,並經彰銀函稱:財政部對彰銀的持股自 94 年起至今並無賣出或買進的情形等語可證。
 ②台新金控自 94 年標得系爭特別股後,迄今仍為彰銀最大股東的事實,有彰銀 105 年 12 月 14 日函復本院的股東名簿、彰銀前 10 大股東名冊,及彰銀 94 年、97 年、100 年、103 年年報節錄可證。
 ⑵財政部依系爭允諾,應繼續支持台新金控取得彰銀全體董事席次過半數之普董席次:
 ①彰銀改選第 21 屆、第 22 屆、第 23 屆董監結果,台新金控均取得彰銀董監過半數席次,其中第 22 屆、第 23 屆開始設置獨董,但仍包含在全體董事席次,而台新金控於該 2 屆之 9席董事(含 2 席獨董)所取得的 5 席董事席次均為普董。
 ②彰銀依法令自其第 23 屆董監任期屆滿時,設置審計委員會替代監察人,不再選任監察人。故彰銀於 103 年 12 月 8 日改選第 24 屆董事時,於其董事會置董事 9 人,其中包含獨董 3人。則財政部依系爭允諾,本應於彰銀改選第 24 屆董事時,支持台新金控公司取得董事過半數席次,於計算「董事過半數席次」的分母,自應包括「普董及獨董」,亦即台新金控應取得 5 席董事。
 ③獨董依法是由股東就符合特定資格的個人所選任,其一旦當選,即應獨立行使其董事職權,不受任何股東的干預或指揮,且不得與普董相互代理,更不得為任何法人股東的代表人,以確保其獨立性,自不能計入台新金控所能「取得」董事過半數席次的人數,故台新金控於彰銀改選第 24屆董事時,本應取得的 5 席董事,均為普董,不含獨董。
 ⑶綜上,財政部對彰銀持股未出售前、且台新金控仍為彰銀最大股東者,財政部應支持台新金控指派之代表人當選彰銀全體董事席次過半的普董席次(即修正乙部分。台新金控原聲明將上開解除條件載為「在財政部持股未出售前、且台新金控公司仍為彰銀最大股東期間」,易滋生「條件」與「期限」之混淆,爰修正文字如上)。乃財政部於 103 年彰銀第24 屆股東會改選董事前,竟拒絕履約,致台新金控喪失主導彰銀經營權,自有欠當。因財政部仍否認雙方有系爭允諾存在,則台新金控公司請求確認兩造間關於修正乙部分的契約關係存在,自有即受確認判決之法律上利益,應予准許。
(二)對甲部分上訴為無理由,應予駁回。主要論證如下:

財政部在系爭增資案完成後,於彰銀改選第 21 屆董監時,已配合辦理支持台新金控取得彰銀董監過半數席次之事項,使台新金控取得彰銀之經營權,彰銀之經營管理權已移由台新金控主導,應認財政部上開給付義務業經履行完畢。嗣台新金控欲繼續取得彰銀之經營權,及主導彰銀之經營管理,則視附有解除條件之系爭允諾而定,財政部並非無條件的繼續支持台新金控取得彰銀經營權。此乃 94 年 7 月 21 日函為 94年 7 月 5 日新聞稿之延續及補充,共同構成系爭契約之內容,不能單以 94 年 7 月 5 日新聞稿而定之結果。而台新金控所主張之甲部分契約既與附有解除條件之系爭允諾有衝突,且台新金控並為訴請確認該允諾之契約關係存在,經本院判准如上,已達滿足台新金控之訴求目的,應認台新金控訴請確認兩造間關於甲部分之契約關係存在,並無即受確認判決之法律上利益,不應准許。
肆、本件訴訟之原告台新金控公司之起訴請求事項與一、二審判決對照表:

台新金控起訴請求

地院第一審判決

當事人上訴及本院判決

確認兩造間關於「財政部應移轉彰銀經營權予台新金控,使台新金控主導彰銀經營管理」的契約關係存在(下稱甲部分)

駁回台新金控此部分之起訴

台新金控對甲部分上訴,本院認為上訴無理由而駁回

確認兩造間關於「在財政部對彰銀持股未出售前、且台新金控仍為彰銀最大股東期間,財政部應支持台新金控指派之代表人當選彰銀全體董事席次過半數之普董席次」的契約關係存在(下稱乙部分)

駁回台新金控此部分之起訴

台新金控對乙部分上訴,本院認為上訴有理由,廢棄原判決此部分,依修正後文字改判確認兩造間關於「財
政部對彰銀持股未出售前、且台新金控仍為彰銀最大股東者,財政部應支持台新金控指派之代表人當選彰銀全體董事席次過半數之普董席次」的契
約關係存在(下稱修正乙部分)

 

另訴外裁判:
確認「財政部在台新金控仍屬彰銀最大股東之期間內,不得妨礙台新金控指派之代表人當選彰銀全體董事席次過半數之董事席次」的契約關係存在(此部分對財政部不利)

財政部對此部分上訴,本院認為原判決此部分,不在原告起訴之範圍,屬訴外判決,財政部上訴為
有理由,本院因而廢棄原判決此部分。
※此乃涉及確認之訴之訴訟標的理論

伍、本件兩造均仍得上訴
陸、合議庭成員:審判長兼受命法官張競文、陪席法官曾部倫、范明達

您正在離開本站!

您現在欲前往的網站並非搜尋結果台新金融控股股份有限公司有限公司(本公司)所有,而是各由其所屬之第三人所有、操縱及控制。 本站對第三人所有之網站亦無任何操縱或控制的權限。 本站上之網路指示連結功能僅為提供您的便利而設。本站及本公司對該第三人所有之網站上的內容品質、效力、正確性、完整性、即時性、適法性,及該網站上之任何言論或聯結不負任何責任。 本站及本公司亦無調查、監視第三人所有的網站上的內容之品質、效力、正確性、完整性、即時性、適法性的義務。本站上之網路指示連結功能無論於任何情形下,不能解釋成為對任何第三人網站的保證、背書、推薦或相類的聲明。 本站及本公司特於此明確宣示對於任何第三人所有網站之內容的品質、效力、正確性、完整性、即時性及適法性不負任何明示或默示的擔保責任。

即將前往的網址 : https://www.taishinholdings.com.tw/news/news_04.jsp?newspage=01&readYear=2020&rowid=24441

很抱歉,您目前使用的瀏覽器無法支援瀏覽。

建議您升級瀏覽器,以利瀏覽此網站的所有內容,謝謝您的配合。

© 台新金融控股股份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建議瀏覽器:IE10+, Chrome, Safari, Firefox